第238章 不做人事的耿一丹

那姑娘大眼睛,瓜子脸,看人时眼尾微微上提媚眼如丝,仿佛能勾走人的魂魄。

傅雷疑惑地看着对方:“耿一丹是谁。”

生活经验告诉他,有些事绝对不能认。

而且他不认识耿一丹很奇怪么。

姑娘眼神深邃地看着傅雷,仿佛能看穿傅雷的灵魂:“我是耿一丹的朋友,之前是她通知我过来的,所以能告诉姐姐她在哪吗?”

最后几个字被女人含在舌尖,带着蛊惑的声音传入傅雷耳中,令傅雷的精神都跟着恍惚了一瞬:“谁是耿一丹,你为什么在我家。”

女人疑惑地看着傅雷,眼睛轻轻眯了眯:“告诉姐姐,你真的不知道么?”

傅雷依旧是一副懵懂的表情:“不知道啊,你说的是谁,你为什么在我家!”

女人将手举到耳边,对傅雷轻轻摇了摇手指:“打扰了,我可能走错地方了。”

临出门前,女人还疑惑地回头,见傅雷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院子里,才一脸疑惑地离开。

若不是相信自己的本事,她还真会怀疑这人逃脱了她的催眠。

将神经完全放松,女人深深吸了口气,之前弥漫在空气中的味道已经消失。

难道耿一丹真的不在这,还是对方已经通过什么特殊手段逃走了。

女人唇角勾起:不管耿一丹逃到哪,早晚都会被她找到的。

感受到落在自己背后的视线,傅雷升级版下意识回头,刚好对上太初笑盈盈的脸:“辛苦了!”

傅雷升级版平淡地应了一声,随后快步走进别墅:“刚刚那个是谁?”

若不是他出现得及时,傅雷可能已经说出了耿一丹的下落。

看那女人的模样,怕是少不了一场恶战。

太初指了指地板,示意被丢在地下室的耿一丹:“还能是谁,耿一丹的风流债呗。”

随后上下打量傅雷:“现在看来精神分裂也不是什么坏事,出事时还能有人挡一挡。”

傅雷假装没听到太初后面的话,对太初质疑:“可那是个女人。”

女人和女人怎么可能,还有大师这说的是什么话,但他自己也不想有精神分裂,谁让他的主人格如此脆弱。

当个人不行么!

太初认真的看着傅雷:“时代变了,你还是应该与时俱进一些。”

那女人叫附子,是瑶寨这一代的圣女。

由于祖上的原因,蛊族和瑶寨从古至今都处于战争状态,彼此不和。

甚至还有传言,说上一任蛊女之所以惨死,是瑶寨在背后下的黑手。

当初浩劫之时,被重创的不止有蛊族,瑶寨同样也深受其害。

可笑的是,为了了解彼此的文化,蛊族和瑶寨相互收集了对方不少典籍。

浩劫之后,耿一丹便心心念念想要去瑶寨看看有没有蛊族的传承记录。

谁知外界动荡结束后,内部的战争依旧如火如荼进行着。

两族不约而同地搬进更深的大山中,直到几十年前那真正的和平到来,才终于松了口气。

随着各地经济的复苏,耿一丹开始在外面活动。

偶然机会下,她发现了瑶寨的入口,而后想尽办法用送日常用品的名义混了进去。

耿一丹隐藏得很好,大家只以为她是商户能干的儿子,却不知这是死对头家的老祖混进了他们的大本营。

然后耿一丹成功接触到,那个被瑶寨如珠如宝捧在手心的小圣女。

小圣女附子当初才四岁,因为天分好被直接定为下一任圣女。

对于耿一丹这个,时刻拿糖哄她的“大哥哥”有天然的好感。

耿一丹平日里也很喜欢逗附子说话。

耿一丹本就有些狗,除了旁敲侧击地询问附子瑶寨的典籍都藏在什么地方,还不忘逗附子说长大要不要嫁给自己。

所有人都知道,瑶寨的圣女纵使嫁人,也只会从族中的勇士中挑选自己的丈夫。

因此耿一丹这种人就是妥妥的嘴贱。

但附子才四岁,再老成也是小孩子的思维。

一个哄自己玩,对自己好的大哥哥,自是十分讨她喜欢,当即想都不想便应了下来。

许是觉得好玩,耿一丹每次去都会问附子同样的问题。

她拥有漫长的生命,想要做一件事时,便会表现出十足的耐心。

这一逗就是十年。

毕竟耿一丹也没想到,自己居然浪费了十年时间,却依旧一无所获。

许是知道害羞了,从十二岁起,附子也不再回答耿一丹这略显冒犯的话题。

可她的矜持,并没制止耿一丹的嘴欠。

附子十四岁的某一天,在照例套话和询问之后,耿一丹便再没有出现过。

因为蛊族出了些问题,她需要回去帮忙。

以往耿一丹都是每个月固定出现在瑶寨一次,谁能想到这次一消失就是三年。

等到族中的事了,对瑶寨典籍贼心不死的耿一丹决定再去一次。

易容对她来说非常容易,只要在原本的男子相貌上再变老几分就好。

谁想刚到瑶寨,便看到了附子。

长大后的附子亭亭玉立,在她身边还跟着两个结实俊俏的小伙子,显然是族里配给她的未来丈夫。

只一眼,附子便认出来耿一丹这个对她“情根深种”的大哥哥。

众目睽睽之下,附子做出一件令耿一丹想破头都想不到的事。

她拉着耿一丹跑出了瑶寨,口口声声要同耿一丹私奔。

耿一丹瞬间觉得五雷轰顶,事情闹大了!

两族本就有仇,如今她这个蛊女拐走人家圣女,万一传出去,两族日后怕是要不死不休...

附子这一路上都表现得很自责,毕竟在她心里,耿一丹是因为她的拒绝才多年不出现的可怜人。

因此,她一边带着耿一丹逃命,一边对耿一丹做出各种保证,生怕耿一丹再次消失。

耿一丹对附子的行为已经无语,如此深情愿为她抛下一切的小姑娘,若她是个爷们,说不定就真的答应了。

想着人已经逃出来,再说什么都没用,耿一丹便迅速着先把人带到镇上,找个安全的地方安顿下自己再悄悄离开。

圣女弃族离开可是要被祭天的,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姑娘被族人抓回去烧死。

可怕什么来什么,变故就是这时发生的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